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游戏

彩草原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水入清山

强文推荐老婆出轨男人这样做真是霸气,记一名医生为报复老婆出轨而精心设计的复仇计划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怀里哭泣的YY,我的心陡然剧痛,妻妹凄切的表情也渐渐浮现眼前。因为妻子的出轨,我
已经伤害了太多的人,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。我心理做了一个决定。

托起YY的头,我很认真的对她说:不要伤心了,等着我,我一定会陪你,一辈子!!
这次回家后,明显感觉到老婆对我的依赖。女人的安全感,始终需要男人的影子作支撑。似乎情夫的消失,让老婆重新把支撑点挪到了我的身上。身体的不适和精神的恐惧,使她满怀焦虑和担忧,而我的存在,仿佛可以成为她忧虑的载体。

在临盆前的几个星期,她整晚的睡不着觉。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,但可以感觉得到,她害怕我不在身边,害怕我不回家,甚至害怕我接陌生的电话。

其实在老婆怀孕以前,和大多数绿人一样,我幻想着她的红杏,能悄悄的爬回墙头,我也会假装不知情,在余生中一如既往的待她,把这顶绿帽深深的埋藏在心底,直至腐烂。

这种心理,并不是崇高,而是一种自我保护。

我宁愿自欺欺人的默默承受痛苦,也不愿揭开伤疤让他人的关注,这会让我的自尊崩溃,在痛苦之中,更添羞耻。如同一个在大街上摔得四脚朝天的小女孩,她会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若无其事,却会在母亲的怀抱中嚎啕大哭。

不料,她用怀孕的事实,彻底击溃了我的底线,这相当于是在羞辱我的过程中修建一座丰碑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会越来越雄伟。

有一次,我试探老婆,说如果没有这个孩子,说不定将来会更好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反问我是不是觉得她的身体状况不好,担心孩子出生后会有缺陷。我说不是,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愿选择不要孩子。她哭了,说如果可以选择,她宁愿不要自己,也要孩子。

我把头转向一边,没有再说什么,心中已是气极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过了一会儿,我借口医院有事,要出去,晚上不回家。出门时回头看她,发现她呆呆的坐在小木凳上,满脸凝固着绝望的表情,活像一具木乃伊。
出门后,我快步走出小区的花园,在小区和马路间的林荫小道上漫步。回首往事,不禁思绪万千。

我是三代单传,年龄也不小了,从前每次回家,父母虽不明说想要抱孙子,但都会流露出期待的眼神。特别是母亲,一见到老婆,就会絮叨孤寡老人的落寞和邻家孩子的幸福,悲伤和羡慕之情溢于言表,言下之意是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让我们赶快开花结果。

这让老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见到她时都倍感压力。

说来也奇怪,结婚以来,无论我父母如何旁敲侧击,我怎样暗示,老婆的态度非常坚决,就是不愿意要孩子,直到我出长差。那是她第一次怀孕。想到这里,我长叹一声,不管怎么说,我都衷心佩服情夫的魅力。

不知不觉间来到马路上,我随手拦了辆出租。司机问去哪里,我顺口说去学校,或许只有那里,才是我心中最向往的地方。

找到YY时,她正一个人在操场上。我抑制住上前的冲动,静静的站在铁门栅旁,默默的看着她。一小时后,天渐渐黑了,夜色席卷走最后的余光,慢慢笼罩住她孤单的背景。看不出她是欢喜,还是悲哀,只是落寞,让人感伤。

正当我打算悄悄离去的时候,YY朝我走了过来,她站在我面前,冷若冰霜的说:大叔,你来啦?

她苍白的脸颊仿佛在黑夜中扯破了一个洞,惨淡得如同一个破碎的白釉花瓶。只在那一瞬间,我就意识到,她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沿着学校操场的跑道并肩往前走。这是个奇怪的夜晚,星月遁形,天空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光线,操场上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YY的苍白,是我认知她在我身边存在的唯一依据。我们沉默着,围绕着跑道,漫无目的的朝前走,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塞进黑洞,让黑暗吞噬着,再吞噬着,似乎永远没有尽头……快十点的时候,YY来到单杠旁边,她费了好大劲,把自己倒挂起来,她一直这样吊着,无声无息,似乎连呼吸也停滞了。我点燃一支烟,安静的坐在单杠旁边的沙地上。我久久的看着她,恍惚中以为她永远不会坠落,可是,她落了下来,如同一具倒挂在房梁上的干尸,被割断了绳索。

12点半左右,我们在宾馆***间,还是那间房。

似乎在冥冥中,一切早有注定。

那晚,YY如同要榨干我最后一滴精血般疯狂,她没有说话,没有流泪,只有贪婪的索取。她洁白的身躯,像亡命的斑马一样在我身体上奔腾,有时,我强力将她压下,却被她无情的捏掐,拼命的翻转上来。

整晚,她骑在我腰上,一直没让它出来过。到快天亮的时候,她开始抽我的耳光,一记接着一记,一记狠过一记,伴随着抽打的节奏,她上下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越来越疯狂……最终,她无力的瘫软了,却昂着头,不肯趴在我胸膛上。

和她一样,在痛苦和快乐的交互冲击下,我迷失了,隐隐中渴望晕厥在那一片汹涌的浪尖上,永远不要醒来。

临别,她说她要带走我一样东西,然后用一生的时间来折磨它,让我也品尝一下亲人被折磨的滋味。她让我不要再找她,因为我永远也找不到了。

我说世间没有永远的东西。

YY不再说话,转身下楼,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。

一周后,她退学了。从此,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婆生孩子,选定的是我们医院的妇幼保健院,提前了两天入住。我向医院请了产假,却没有去过一次妇幼院,我无法面对她和即将出生的孩子。

为了在最后一刻最大限度的重创老婆,在她临盆的前夜,我把和小姨妹的双人**发送到她手机上。接着,我又发了一条短信,告诉她离婚协议放在书桌中间的抽屉里,我已经签好字了。虽然我明白,在哺乳期内无法离婚,但是此时此刻,我要让她知道我分手的决心。

做完这些事情,我关掉手机,然后找了个宾馆住下来。

我在宾馆整整呆了三天,什么都在想,却什么也没想。我的思维,在清晰和混乱中不停的游走,始终无法找到固定的坐标。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烟,仿佛把自己置身于烟雾中,才可以暂时摆脱现实的纷扰。服务员进来打扫房间的时候,几乎被浓烈的烟味熏了出去。

第四天,我想去办公室看看,刚走到医院大门,就看见小姨妹铁青着脸堵在门口。看来**的事她知道了,虽然对于小姨妹,我满怀愧疚,但事已至此,我也没打算逃避。于是,冷冷的迎着她走了过去。
看到我,小姨妹没有恼怒,却哇的一声哭起来,说:姐夫,你跑到哪里去了,姐姐病危了。

我吓了一大跳,问怎么回事。她哭着摇头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我又问孩子呢。她哭得厉害,一会儿点头,一会摇头,让我分辨不清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姨妹拽着我,来到重症病房。我一进门,就看见老婆躺在病文明用语,头上挂满了输液瓶,全身插满了管子,神智似乎还清醒,却说不出话来(食道里插着管子)。看见我走进来,她努力笑了笑,摊开手掌,把攥在掌心里的手机露出来,示意我拿过去。

我拿过手机,呆坐在病文明用语,不知道说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主治医生怕影响病人休息,要求我们离开。我走出病房,打开手机的彩信,里面空空如也,**已经被删掉了。再回头的时候,视线穿过门上的透明玻璃,看见老婆闭着眼睛,似乎昏迷了过去。

待小姨妹的情绪稍微平复以后,我问她出了什么事。

小姨妹没有回答,说:先去看看孩子吧。

我们走出住院大楼,穿过停车场,出了医院大门。通过一条狭窄的小路,走进妇幼保健院的大门。育婴室在三楼,走到右侧靠墙的位置,我看见一个粉红色的婴儿安静的躺在文明用语,睡得正香甜。

‘是个男孩。’小姨妹说。面对着微小而蓬勃的生命,她悲伤的郁结正在缓慢消褪,被温情所环绕的期待之光渐渐明亮。过了一会儿,她又柔声说:‘宝贝很健康,和照片上你小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。’

我隐隐觉得有些大事不妙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4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半个小时后,走出妇幼保健院,小姨妹说想坐一下,我们在公交车站台旁边找到一根长椅,并排坐下。

坐了良久,小姨妹突然抬起头,幽幽的说:“姐夫,姐姐一直很爱你。”

我沉默着。

“你曾经对我说过,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。我曾经告诉过姐姐你的疑虑,她让我不要告诉你真相。”说到这里,小姨妹有些哽咽,“她怕你担心,宁愿自己受委屈。”

“什么真相?”我猛的抬起头,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实正在渐渐朝我逼近。

小姨妹抚弄了一下头发,惨淡的笑着说:“我们两姐妹都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,活不了多久,更不能生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几乎晕厥过去,刹时间,明白了老婆坚持用**和不生孩子的原因。

这时,一辆公交车到站了,人群往这边涌过来,小姨妹站起身来侧让。

等到又一拨乘客拥挤着上车,再远去,她才重新坐下来,继续说:“你还记得姐姐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吗?”

“记得,那时我在出差。她打电话说自己病了,后来我给你打电话,才知道她怀孕了。”

小姨妹痛苦的摇了摇头,说:“那是我无意中说漏嘴了,我以为她的病你知道,当天晚上我给她打电话,才知道她一直瞒着你。”

“没想到姐姐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孕,结果还是怀上了。”小姨妹苦笑着说,“当晚,我们商量了一下,这个孩子一定不能要。”

她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:“第二天上午,姐姐给你打过电话以后,我们就去了临城。在姑父家吃过午饭,下午,姑父让表哥开车把我们送到医院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问:“姐夫,你知道姐姐为什么要去临城的医院做文明用语吗?”

我缓缓的点点头,凝重的说:“她的病,想继续瞒着我。”

小姨妹点点头,叹了一口气,说:“临城医院的条件比你们院差很多,姐姐要去临城做文明用语,就是这个原因。可就是这次手术,给姐姐留下了致命的祸根。可惜,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。姐姐只是觉得很虚弱,所以在姑父那里住了三天,第四天晚上,表哥才送姐姐回家。”

听她说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保姆说过的话,越想越没对,越想越害怕,越想越不敢想……
小姨妹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,让我从惶恐中苏醒过来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在你回家前一周,又发生了一件事情,才让姐姐有了要个孩子的想法.可能,也会要了姐姐的命。”

小姨妹强忍着眼泪,继续说,“那天,姐姐晋升了,从副部长升职为正部长,同事们庆祝,灌了她许多酒,她很高兴,醉得也厉害。可是,这就那天的半夜,我接到她的电话,她说很不舒服,感觉好像要死了。她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断了。我急忙赶到你们家,看见她躺倒在客厅中央,心跳和呼吸都很微弱。我喂她吃了几颗平时常备的药,也没有效果。当晚,我叫了120,把她送进了医院。”

“第二天上午,我看她的情况有所好转,以为只是喝了点酒造成的小问题。再加上警局有事,我就走了。晚上,我再到医院,她已经不在了。等我在家里找到她时,她正坐在卧室的地板上痛哭流涕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一直不说,只是哭。后来我才知道,医生告诉她,因为上次文明用语的刺激对心脏造成的破坏,她最多还能活五年,在这期间,还不能受严重的刺激。那一夜,我们姐妹一直哭,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,她突然说,不管怎样,一定要为你生个孩子。”

小姨妹说到这里,已经是泪如雨下,她转过头看着我,说:“姐夫,你知道姐姐对你的感情了吧。我们都对不起她。”

我把头转开,羞愧得不敢面对。

小姨妹继续说:“你回来后没多久,姐姐偷偷到外地去复查,确诊了自己的病情。从这以后,她就开始策划怀孕的事情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第二次怀孕离第一次文明用语还不到四个月的时间。因为她知道时间不多,她一定要留下你的血脉。”

那天,小姨妹还说了些什么,我都记不住了。脑袋像在瞬间被抽成了真空一般,记忆在这里永久的隔断了。

老婆又在医院呆了三天,就去世了。

她的病情很重,直到苦涩的在人间做完最后一次呼吸,老婆也没有能和我说上一句话,更没有留下任何遗言。只在弥留的那一刻,她挣扎着褪下我们的结婚戒指,用眼神示意我重新给她戴上。我把戒指轻轻套在她的无名指上,她微微笑了笑,这才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
隐约间,我觉得那枚戒指有些异样,似乎不是原来那一枚,而只是相同的一款。

我想:也许是老婆不小心弄丢了原来的结婚戒指,又不好意思对我说,于是偷偷买了个相同的戒指。而这枚戒指,我从未亲手给她戴上过,算不得我们婚姻的信物,所以在弥留之际,她才会让我亲手给她戴上,了却她在尘世中最后一个心愿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禁心酸,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强忍住了泪水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水入清山 于 2011-6-14 11:26 编辑

在老婆的追悼会上,我想方设法弄到了一根她表哥的头发。经过鉴定,它和所谓情夫的头发属于同一个体。

就是这根掉在后座上的头发,或许是在某一次无意中的擦拭下,和老婆的头发缠绕在一起,留在了汽车坐垫的夹缝中,终于,酿成了这出悲剧。

主观上对老婆出轨的猜忌,让我斩钉截铁的以为保姆看到的是情夫,却未善意的联想到只是好心送她回家的表哥;对老婆清白的武断怀疑,让我对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而不见:姑父家是经营一汽大众4S店的,他表哥自然不会缺乏一辆奥迪。

而我,却自作聪明的把同一天到临城医院去的Y厅固执的当作报复对像,害得清廉的他做了班房,兰雨跳楼自杀,YY浪迹天涯。

也是我,把小姨妹推向了不幸,把老婆带进了死亡。

同样是我,把小宋变成了太监,将小谭变成了凶犯.

我害怕承认自己伤害了无辜和善良,然而,我却干掉了每一个无辜,牺牲了每一个善良。事实无情的把我最后的遮羞布碾成了灰烬,露出了像u751f〈!-->u6b96器一样肮脏的灵魂。

我复仇的烈火熊熊燃烧在杜撰的真相之上,毁灭了三个家庭,七个人生。而事实上,老婆、小姨妹、Y厅、兰雨、YY、小谭、甚至小宋,他们都称得上是好人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10天后,带着最后一个疑问,我重新踏上了去保姆家的路。

见到我,她有点茫然失措,热情中带着几分愧色,我一眼看到了她慌乱中还没来得及取下的戒指。也终于解开疑惑,明白了老婆辞掉她后,向我说谎的原由。

我在心里还原事实真相:老婆回家后,发现戒指掉了,疑心是保姆,却没有证据,于是找借口将她辞退。她怕我知道戒指掉了,于是又重新买了一个。我问起保姆离开的原因时,她无法直说,就用了保姆丈夫出事的借口。

从保姆手中拿回戒指,我使用了暴力。在我干的那么多坏事之中,这也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。

我不喜欢暴力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2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20天后,我去看守所见Y厅。

如同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,我平静的向他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,详细的告诉他,我在这个过程做了些什么。听完后,他老泪纵横,用颤抖着的双手抓起桌上的水瓶,狠狠的砸在我头上。我一动不动的坐着,任由血液在前额飞舞,我内心里渴望他再动手,可是,只打了这一下,他就摔倒了,久久的,无力的坐在地上,直到被人架出去。

走出看守所,我长舒了一口气,并不是因为我被情夫打了一顿,是因为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
30天后,我在家里重新审势事件的过程。

阅读YY的体检报告,看到血型为O型时,我突然想起了兰雨抢救时的传闻。一个发现,让我莫名的冲动。我开车飞驰回医院,辗转找到了兰雨的病历报告,看到她确实是传闻中的AB血型。

果真,YY不是她的女儿,这让我惊喜万分。YY是谁的女儿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使我摆脱了笼罩在文明用语罪名下的心理阴影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推荐阅读上一条 /8 下一条

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注册用户
找回密码

小黑屋|手机版|彩草原 ( 苏ICP备16030354  

GMT+8, 2018-11-21 14:09 , Processed in 0.076489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, APC On.

Copyright ©2010 彩草原www.CaiCy.com) 版权所有
本站信息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彩草原(CaiCy)网立场,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
如需帮助请联系管理员邮箱:1#caicy.com(把#号换成@)技术支持: 才思技术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