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游戏

彩草原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水入清山

强文推荐老婆出轨男人这样做真是霸气,记一名医生为报复老婆出轨而精心设计的复仇计划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当我准备跨出大门,迅速消失的时候,还听到她对着我背影进行嘲讽的声音:你真的学过钢琴
吗?随后,传来一阵她不屑的笑声

听到这话,我的愤怒超越了理智和仇恨。我返身回到客厅,指着墙上的一幅字画说,对着她大
声说:婆婆,你真的看得懂这幅画吗?挂着张最劣等的海瑞伪作,是为了展示你最劣等的鉴赏力吗?说完,我把那幅字画一把扯了下来,扔在地上,狠狠的踩了两脚。

YY的脸都吓白了。她倦缩在沙发的角落里,偷偷向我摇手,示意我赶紧走人。

她母亲却轻轻哦了一声,古墓般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生命的迹象。

她咳嗽了一声,坐直了身子,缓缓说:这是YY的父亲挂的,原本就知道是赝品。我一直反对在
墙上涂鸦这些垃圾,但是她父亲为了向往来的官僚彰显心迹,执意要这样做。来家里的客人,都昧着良心恭维,说这是真品。只有你,还算诚实。你把它撕了,虽然有些鲁莽,但是我心里很高兴。

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。心里想,怨妇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,你想拍她马屁的时候,她会给你一
记马腿,你想给她一记耳光,她反而还你一个拥抱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她向我招招手,示意我坐到沙发上。问我一些关于文物鉴赏的问题。

祸兮福所至,福兮祸所依。世上的循环就这么奇妙。

我们的谈话迅速从字画上延伸出去。随着交流的深入,我越来越惊奇的发现,穿过她厚重的盔
甲,YY副处级的母亲,竟然像一些附庸风雅的被抛弃少女,以及某些故作高深的灭绝师太一样,崇
尚着古典文学。

她喜欢七律,还特意从书房中找出几首近期的创作给我欣赏。我也咬着牙,把自己当年用来追
求校花,但长期被她用来当厕纸的旧诗背诵出来。时隔久远,YY的母亲闻不到厕所的味道,频频拍手称快,对韵律和意境赞不绝口。眼神中对我更多了几分期许。

钢琴老师的事情也引刃而解——或许在女人的心里,是非对错,总是留给情绪来作判断。虽然
达到了目的,却和计划的步骤大相径庭,这让我有点看不起自己。

第二天,YY来电话,说昨晚我走后,母亲兴奋了许久,说我很有意思,叫她婆婆。

YY,给你唱首旧情歌吧:

你是我的心,你是我的肝,你是我的胃,你是我的肺,你是我心中的红玫瑰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晚上,陪YY看电影,是一部爱情悲剧。散场后,她哭得鼻涕眼泪不分,站在放影室门口的通道
上,用小脑袋抵住我的胸膛,蹭了我一身,还不许擦。

我告诉她电影都是假的,说这样不好,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。她哭得更厉害了,说你就欺负
我了。我沉默不语,一手轻轻抚摸她的后背,一手揽着她的腰往外走。

到了大街上,看到两旁的灯红酒绿,她似乎才从电影中缓过劲来。

我们牵着手,走到区*广场。广场上很热闹,一群老太太在空地上跳舞,一些小朋友在滑旱
冰。她拉着我走到广场*,让我坐在花台上,吩咐我不许动。然后,她站在一旁,拦住一个学生模样的路人。

YY把手机交给他,跟他说了些什么。

说完话,她跑过来坐在我腿上。我笑着说你干什么,当着大叔的面勾引帅哥,还要不要大叔活
啊?她也不理睬,双手捧住我的脸颊,狠狠的吻了下去。

她的深情透过燃烧的嘴唇感动着我。我紧搂着她,渴望能重叠在一起。我咬着她的下唇,同样
激烈的回应着……

仿佛在那一刹那,世界固化成了爱情。我们陶醉在彼此的气息里,久久不愿分离。在熙攘的人
群中,我的眼中只看到她;在喧嚣的广场上,她的心里只有我。我们双方都确信

当学生笑着把手机还给她时,YY面带羞涩的说了声:谢谢。

YY翻动手机,把照片设置成屏幕保护和来电显示的画面。完成之后,她欢喜得又蹦又跳,缠着
我给她打了几十次电话。

我送她到宿舍的途中,假装无意中问她,我说: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,你会怎么办?

这句话一出口,我就后悔了。YY迅速放开我的手,沉默着,低头快速往前走。走到宿舍楼下,
她才说:我永远不会伤害你。

说完,她跑上了楼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到YY家去的次数多了,和兰雨也熟络起来。

起初叫她兰处,她不喜欢,笑着说还是叫婆婆好听,我说天下哪里有这样清丽动人的婆婆,还
是叫兰姐吧。她斥责我轻薄,嘴角浮出一丝浅笑。

我通常是晚上6 点至10点这个时间段去YY家,但只碰见过一次情夫,他很少在家。

我从前在照片中看到情夫的时候,就曾经对老婆的品味感到过羞辱。虽然从古到今,男人的容
貌都不是吸引女人的关键,但我还是疑惑,丑得匪夷所思的情夫为什么能让老婆对我产生审美疲劳。难道仅仅是因为那顶沉甸甸的官帽?

情夫矮小,消瘦,眼睛突出,但是肚子很大,远远看去,像只正在闹饥荒的癞蛤蟆。

碰见情夫的时候,他正往外走,一边还在不停的讲电话。看见我,他点点头,连步伐都没有稍
加减缓,就出门了。

第一次和情夫交锋的情景,就在他对我视若无睹的状态下结束了。

这个情节一直让我很抑郁,当初发现老婆出轨时,幻想中和情夫对决的场面是在华山之巅,一
个掌握屠龙刀,一个手持倚天剑,各用绝世武功,打得天昏地暗……虽说胜负难料,却也浩气长存。

然而,现实无奈得很,无奈得就像一只梦中变成了凤凰,刚睡醒就被当了下酒菜的母鸡。

还好,和兰雨的关系发展得很顺利,相信拿下只是时间问题。

我想,我会戴着浅绿色的帽子进来,戴着深红色的帽子出去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7 号,老婆的姑父去世。她姑父是商人,在当地参股经营一家一汽大众的4S店。

一早,老婆给我打电话,约好晚上一起去参加追悼仪式。

晚上,我回家接老婆。开车至临城,到她姑父家时,院落里已经停满车,灵堂挤满了亲朋好友。

走进灵堂,我一眼就看见小姨妹,她正背对着我们,和表哥一起在整理挽联。我告诉老婆,她
妹妹已经来了,在那边忙。再看过去的时候,小姨妹正好转过身去清理冥纸,老婆的视线被她表哥高大的身躯挡住了。

我四处张望,老半天,也没寻找到小宋的踪影。这时候,小姨妹已经看到我们,她走过来,拉
住老婆的手说话,没有招呼我。

从她们的交谈中,我判断出姐妹俩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。我点燃一支烟,走出灵堂,继续四处
寻找小宋,在确定他没有来之后,我又回到灵堂。我站在老婆身边,静静的听她们谈话,我知道,老婆一定会问到小宋的情况。

果然,老婆问:小宋怎么没来。

小姨妹沉默不语。我觉察到她眼角的余光朝我轻微的扫视了一下,才听到她说:他在准备婚礼
的事。

老婆吃惊的问:要结婚了?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过?

小姨妹说:才决定的。

回家的路上,老婆压抑不住兴奋,自言自语的说了许多话。她对小宋赞不绝口,说小宋追了妹
妹那么多年,一路坎坷,还好苍天有眼,让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我没有搭理她,默默的开着车,心中满是狐疑。因为提到结婚的时候,小姨妹眼中的表情比她
刚死了老爸的表哥还凄苦。

一周后,我收到他们的结婚请柬。

请柬是用特快专递寄到医院来的,日子定在下个月18号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又闪现过出一个疑问:既然下个月14号才结婚,那天,在葬礼上老婆问小
宋为什么没有到,小姨妹为什么撒谎说他在准备婚礼呢?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到办公室,我给小姨妹打电话,告诉她我收到请柬,又说些祝他们百年好合之类的套话。她
在电话那头淡淡的,好像是在听我说别人的事,时不时还冷笑几声。我越发觉得奇怪,就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需不需要我帮忙。她幽幽的说:那你晚上过来一趟吧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

晚上,我去接小姨妹。

她穿了便服,还略施了些粉黛,只是神情冷峻,像交警一样给我指路,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肯说。

汽车在她的指引下停在市第三医院的停车场,小姨妹领着我进入皮肤科的住院区。推开509 号
病室的门,我赫然看见,小宋下身缠满了绷带,躺在病文明用语。

我走进去时,小宋没有反应,也不知道是正在昏迷,还是正在睡觉。我站在病床边看了看,根
据绷带的位置和输液的药品,基本判断是u751f〈!-->u6b96器被化学物品烧伤。

我吃惊的转头去寻找小姨妹,她正冷冷的看着我。

我问她是怎么回事,她反问说你不知道吗。我想起了小谭,又问:是小谭吗?她点点头,平静
的说:小谭往他下身泼了硫酸。我追问小谭在哪里,她不回答,却转过身去,流下了眼泪。过了一会,才说:姐夫,真的是你吗?

我颤栗了一下,手足有些无措。我从她身边走过,想推开病室的门,冲出门外。她一把将拉住
我,默默的牵引着我穿过走廊,坐电梯下楼,来到住院部楼下的花园里。

‘小谭袭警,是重罪,已经在看守所了。’小姨妹站在我旁边,像对着空气一样说。

‘哦’我说。

‘我去看过他,他把你说的话告诉我了。’她继续说。

‘哦’

‘其实我一直没有和小宋好,那天带在妈妈的生日宴会上,介绍他是我的男朋友,我撒谎了。
’她又说。

我有些吃惊,没哼声。

‘他一直喜欢我,很多年了。’小姨妹又说。

‘我们都知道。’

‘如果审讯小谭,你也逃脱不了教唆的罪名。’小姨妹说。

‘恩’我面无表情。

小姨妹转过身望着我,眼眶里泪光涟涟,她大声说:“要保住你,只有保住小谭。要保住小谭,只有让小宋不起诉,说是误伤。‘她的眼泪流了下来,空气像被悲伤凝固了一样。过了好一会,才又听她说:”小宋同意了,条件是和我结婚。’

听她说到这里,我激动了。我用力抓着她的胳膊,使劲的摇晃。我骂她傻,是个蠢货。我大声
告诉她为了我这种坏蛋,这样干不值得,我说我绝不会让你和那个废物结婚,死了也不会。

她抹了眼泪,笑了笑,说:“前天我们已经注册了,抬着担架去的,因为小宋不放心,关在看
守所里的时间有限制,等不到婚礼,小谭就会放出来。‘停顿了一下,她又说:”不管怎么样,能听到你这样说,我心里很高兴。’

过了一会,她抬起头,泪眼望着星空,悲伤的说:你是很坏,可是我爱你。

我一把抱住她,大哭起来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一段时间,我一想起小姨妹就觉得心痛,感到自己不是男人。当知道一个女人为了你的自由
牺牲自己的幸福时,那份沉重,直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每次抱着YY的时候,我内心都泛滥着对小姨妹深深的愧疚。而**的冲动,更让我判断出自己
是个自私贪婪的龌龊小人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刻意和YY疏远,我借口值夜班,做手术,开会,一次次拒绝着她的约会。在我
内心深处,渴望用孤独的忠贞来回应小姨妹痛苦的人生。可惜,我还是做不到,我坚持不了,因为YY的每一声哭泣,都会撕裂我的心扉,YY的每一滴眼泪,都会淹没我的灵魂。这是理智和感情的一对矛盾。

我曾经找过小姨妹,希望她和小宋分手,和我在一起。她说一切都晚了,姐夫,下辈子吧。其
实我也知道,老婆、小宋、甚至YY,都是我们内心和现实中无法逾越的障碍,这些障碍,都和爱纠结在一起。没有对错与否,只有先来后到。

唯有仇恨,可以令我忘记一切。当老婆越发深情的抚摸着越发凸显的肚皮时,仇恨的火焰开始
熊熊燃烧。我爱YY,我爱小姨妹,我甚至还爱着老婆。但是,我最爱的是我自己,我破碎的自尊注定了要用她们伤口的血液作粘合,要么我继续破碎,要么我爱的人破碎,我选择了后者,这是一出悲剧。

太对不起大家的伦理道德了,终于,我发动了对兰雨的第一波进攻。

采取正式行动前,按照惯例,我开始收集进攻目标的信息。经过无数次的声东击西和旁敲侧击,从YY和兰雨本人处,我基本掌握了兰雨的感情经历和性格特征。

兰雨,书香门第,有一定的才华,在某局任财务副处长,属于闲职。年轻时貌美孤傲,自视甚
高,排队追求的人络绎不绝。当初,情夫在追求者队伍中的名次远在太平洋,属于只等着被淹死的角色。后来不知用上了什么手段,他插队到了前排,日渐受到青睐。

两年后,情夫使上了吃奶的劲,终于扒开了她的石榴裙。

结婚当年,生了YY. 结婚当年生子,虽然也平常,但是生产的时候,情夫和兰雨的年龄都很小,这就多少有点奇怪。我推测是情夫耍手段逼婚:在婚前霸王硬上弓,让兰雨未婚先孕,再携子逼婚。

随着岁月的流失,情夫的权势日渐趋重,受到的**更是成倍增长。兰雨和他的关系由**走
向平淡,又从平淡走向紧张,最近两年,情夫多次提出离婚,兰雨没有同意。于是,情夫开始早出晚归,或是早出不归,基本属于有夫妻之名,而无夫妻之实。

可以想像,从骄傲的公主变成窝囊的弃妇,兰雨的心理落差会有多大。这应该也是她排斥男人
和冷漠刻薄的主要原因。

所幸,兰雨对我并不排斥,甚至让我感觉到,似乎她喜欢跟我说话和亲近。我想,还是那句话
:越是坚韧的盔甲,下面的身躯越是柔软,就像乌龟的壳。

兰雨和我,都是乌龟,我们的区别在于:她的壳下面,或许是柔软的身躯,而我的壳下面,是
一颗冷酷的心。

在这些资讯里面,关于情夫最近两年多次提出离婚这一条,让我十分诧异。

首先,这说明老婆和情夫偷情至少两年了。而我们的婚姻还不到四年,老婆的深沉让我感到恐
惧。

其次,我原本以为情夫不会为老婆作任何一件有损前途的事,当然更不会离婚。看来我还是太
主观,忽视了爱情的力量。

这既坚定了我复仇的决心,也敦促我加快复仇的节奏。我要赶在情夫成功离婚之前解决这件事。否则,情夫离了婚,老婆势必也会提出离婚。这样,戴着绿帽的我还会被抛弃,这相当于在我的绿帽上再插一根绿花翎,表示在绿色的世界里,我还有职称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27号,从YY处得到一个信息,兰雨下周去海南开会,逗留四天时间。

我小心翼翼的打听到了开会的地点,是在**酒店。

在兰雨动身的前一天,我提前到了海南,住进那间酒店。酒店靠海,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沙滩上
的太阳伞,也能闻到空气中咸湿的味道。

第二天中午,兰雨到了。她一个人提着行礼箱,先去设在酒店大堂的会议接待处签到,再到总
台领了房间钥匙。

下午她一直没出门,在房间休息。晚上是欢迎晚宴,可能喝了点酒,她脸上有些红晕。在她跨
出宴会厅大门的时候,我假装正在思考问题,低着头,从她旁边走过。我要让她主动招呼我,这样,在潜意识中,她才会确立此次相逢是偶遇。

‘林老师,你怎么在这里?’果然,她叫住了我,有些惊奇,也有些惊喜。

‘兰处,你怎么在这里?’我转过身,露出同样惊喜的表情。

‘别叫兰处,叫兰姐。’她纠正我。

‘别叫林老师,叫林医生。’我纠正她。我曾经告诉过她自己是专业医生,业余老师,她老是
改不了口,跟着YY叫。

她愣了愣,随即笑了起来。

我骗兰雨说医院有些事,是来海南出差的。她告诉我来这里开几天会。

我笑着说:开会是假,组织旅游是真吧?

她默认了,说:组织旅游谈不上,明天就上午开半天会,其余的时间自由安排。

我说:真巧,医院的事情明天上午也能办完,下午我们去海边游泳吧。

她犹豫了一下,有些勉强的说:好啊!

这晚的会面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,我就借口有事上楼了。

落实了明天的行动,这晚我睡得很安稳。
第二天吃过午饭后,我们去了沙滩。

兰雨说不会游泳,就在沙滩上走走算了。我说来海南一趟不容易,不下水太可惜了,就在海边
泡泡。

她去更衣间的时候,我买了个鲜红色的充气游泳圈。兰雨喜欢红色。

兰雨的身材很好,穿一身红色的游泳衣,像少女一样婀娜。刚出更衣室时,还有些害羞,可能
是很少穿泳衣的原因。我把游泳圈递给她,她笑了笑,说:谢谢。

生活在内陆地区的人对大海的向往,是沿海城市的居民无法想像的。凡是临海的城市,从小时
候起,就在我们思维中留下了美丽和浪漫的痕迹。

大海、雪山、草原,都是支持着我们童年精神世界的童话故事所依赖的环境,成年后,能够亲
历童话故事中的环境,会让我们部分感觉到实现童年梦想的幸福,和重温童年生活中纯真无邪的记忆所带来的快乐。

我是这样,兰雨也是如此。我站在岸边,看着她坐在红色的救生圈里,漂浮在蓝得泛绿的海面
上,仿佛是看到了辽阔草原上一朵艳丽的鲜花,又像是眼前出现了平静海面上燃烧的一团火焰。在那一瞬间,我迷惘了。

为了实现今天的目标,我游到兰雨的身边,拽着救生圈,把她拉回了岸边。

我说:教你游泳吧。她害怕,不太愿意。我告诉她在大海里自由搏击的美妙,那是一种心灵的
飞翔,她有些向往。虽然明知道要体验这种美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她还是答应试试。

教兰雨游泳并不是目的,尽可能接触到她的身体才是关键所在。

第一次,当我在水中用双手有力的托住她的腰身时,明显感觉到她微微的抽搐。我心中笑了,
兰雨很久没碰过男人了。

在碧蓝的海水中,我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的脚,后背和大腿,甚至是若隐若现的胸部,我也频
频触击。

有时,我假装无意中和她缠绕在一起,沉下海底,她惊恐的紧紧抓住我。——此刻,我们之间
的距离,只剩下一件游泳衣。

兰雨在水中扑腾,此刻,在天空和海水间自由的呼吸,才是她唯一的目的。而我对她有意无意
的轻薄,即使她心中明白,也腾不出精力来做出反应。

晚餐,她又累又饿,狼狈不堪的吃了很多东西。当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无所顾忌时,我明白她内
心那层亲近的含义。

吃完饭,互道晚安,回房休息。临别前,我分明看到她眼中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痕迹。

终于,完成了第一波冲击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醒来时,已经快中午了。

我到兰雨的房间,叫她吃饭。关门时,我去拉她的手,却被她坚决的推开。我无奈的朝电梯的
方向走,后面传来她冷冷的声音:林医生,请自重。

吃饭的气氛有些难堪,和昨天不可同日而语。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再提起,却像一根鱼刺卡在了
彼此的脖子里。

饭后,兰雨上厕所,我去宾馆的商场买了点东西。

下午,又去海边,她拒绝再学游泳,一个人在沙滩上晒太阳。过了一会儿,她把游泳圈放在门
外,一个人去了更衣室。

我走到游泳圈跟前,用大头针在上面轻轻刺了一下。这时,我想起了东方不败。

几分钟后,兰雨拿着游泳圈扑进海里。我点燃一支烟,静静的看着那团红色的火焰往海洋远处
飘去。

大概不到十分钟时间,随着游泳圈不断的漏气,兰雨开始在海面上手忙脚乱,眼看着就要沉下
去。我扔掉烟头,从容不迫的站起身来,向海边走去。

当我带着她再次回到岸边时,她还在瑟瑟发抖,双手紧紧攀住我的身体,仿佛一松手,就会失
去生命。

晚上,我们睡到了一起。

如果可以屏蔽记忆,我宁意把兰雨这一段沉封起来,让它永远活在化石里。然而,你最想忘记
的事情,却在你拼命想摆脱的过程中,产生了重复记忆。就像一道丑陋的疤痕,在反复的擦刮下,不仅没有消褪,反而留下了永久的印记。

兰雨如同一道分水岭,让我无法回头。虽然从前的行为也弥漫着卑鄙,但或许还残留着少许的
浪漫和正义,但如今,当我把道德和良知按倒在跨下Q B之后,就只能朝着摧残和自残的道路走下去。

我曾经矛盾过,为了YY,计划是否能够绕过兰雨,让我既能夺回尊严,又能守住爱情。可惜,
要保证万无一失,就不能没有兰雨。在尊严和爱情之间,我只能二选其一,毫无疑问,我选择了前者。

在海南剩余的两天时间,我们几乎都呆在文明用语。兰雨的身体,像一把在黑暗中被我引燃的火炬,迸发绚烂的光芒,照亮了我,也让她自己燃烧得酣畅淋漓。

女人的理智,在到达心里的路被打通之后,就会变成一团浆糊。

不久以后,兰雨开始忧虑我对她的感情,而我,却暗示和她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从海南回来后的一个星期天,我打电话给兰雨,约她见面。她很高兴,说:想我了?我说:不
仅想你,还想你帮个忙。她问什么事,我告诉她见面再谈。

就此,在经过漫长的外围清理之后,我拉开了主攻情夫和老婆的序幕。
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5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4 号下午,我给大林打电话,问他见过兰雨没有,他说见过,而且印象深刻。原来春节的时候,他曾经去过情夫家里,想塞点红包联络一下感情,结果被兰雨轰了出来。

我让他晚上在**酒店订个包间,另外交代了些事,让他不要露馅。毕竟是在江湖中沉浮多年的
商人,经历过许多事,大林不动声色,也没问为什么,只在电话里笑了笑,说:听你安排。

下班后,我开车径直去兰雨的办公室楼下。十分钟后,看到她神采飞扬的走过来。她上车,抱
了抱我,开玩笑说:林医生,你准备把我拐卖去哪里?我笑着说比拐卖还惨,去了就知道。

到了酒店,停好车。进到包间的时候,看见大林笑容可掬的站起身。我给兰雨介绍说大林是我
堂哥,兰雨礼貌的笑了笑,和他握手,似乎她已经忘记曾经见过大林。但我注意到,她神情中还是有些不高兴,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事先告诉她有陌生人在场的原因。

吃饭的时候,大林很殷勤,忙着给兰雨加菜添汤。

大林经常在酒桌上周旋,搞气氛是他的拿手好戏,他讲了不少笑话,满含辛酸的叙述起自己的
创业史,后来还向服务员要了把二胡,拉起了一首《二泉映月》。

席间,我向兰雨提大林工程的事。面对着大林炙热期盼的目光,兰雨把话题叉开,没有做任何
回应。她不温不火的说笑着,还喝了两杯红酒,始终保持着自若的表情。

吃完饭,大林邀请去唱歌。兰雨拒绝,说有点头晕,想早点回家休息。大林和我们挥手告别,
自己开车走了。

大林走后,兰雨说:我见过你堂哥,他来过我们家。我说:知道,被你撵了出去。

我们挽着手漫步在江边的林荫道上,兰雨又说:你让我帮忙,就是因为你堂哥工程的事?我说
:是,前天碰到大林,无意中提起在你家当音乐老师的事情,他说正好有点事要麻烦你们,问我能不能请Y 厅吃饭。我自然请不到Y 厅,但是又好面子,就对他说:Y 厅忙,不容易约上,但请他老婆吃饭没有问题。

兰雨靠着我,一边走一边说: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帮忙是一定的。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夫妻的状
况,我的话他多半不会听,我只有尽力去试试。

我说先试试吧,不行再想别的办法。兰雨说也只能这样了。

走了一阵,她忽然笑了,说:刚听到你说大林是你堂哥的时候,我甚至怀疑你到我家来当音乐
老师,和我好,都是为了得到这个工程搞的阴谋,你说,我的想法是不是特别KB啊?说完,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动不可思议,把头靠在我胸口,哧哧笑了的起来。

我吓了一大跳,把她的脑袋挪到肩头上,我害怕她听见我心脏突突跳动的声音。我长吸了一口
气,压抑着内心的情绪,才笑着说:你去当KB份子都不用化装了。

事情在按计划进行,我耐心等待着兰雨的消息。我毫不怀疑兰雨会竭尽全力,但对她能让情夫
妥协,我并不抱多大希望。欲速则不达,这是个复杂的过程,需要些时间来消化。现在做的只是让情夫知道她老婆想要什么——兰雨想要大林做这个工程。这个目的可以达到,我很确定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推荐阅读上一条 /8 下一条

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注册用户
找回密码

小黑屋|手机版|彩草原 ( 苏ICP备16030354  

GMT+8, 2018-12-11 01:16 , Processed in 0.092827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, APC On.

Copyright ©2010 彩草原www.CaiCy.com) 版权所有
本站信息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彩草原(CaiCy)网立场,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
如需帮助请联系管理员邮箱:1#caicy.com(把#号换成@)技术支持: 才思技术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