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游戏

彩草原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用户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水入清山

强文推荐老婆出轨男人这样做真是霸气,记一名医生为报复老婆出轨而精心设计的复仇计划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5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18号凌晨一点多,我给她打电话,说在宿舍下面,让她带着身份证下来。她睡眼惺松的下楼,
问什么事。我告诉她生日时间已经到了。我把她塞进汽车,直奔机场。直到登上凌晨三点一刻去乌鲁木齐的航班时,她似乎才清醒过来。

到达乌鲁木齐后,我们转乘8 点的航班去伊宁,9 点到达伊宁后,又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。十
二点半,当她看到美丽的那拉堤大草原时,激动的抱住了我。

我们从草原的左侧骑上马,二十多分钟后,进入草原*,看到了那拉堤草原最大的蒙古包。

我拉着她进入蒙古包,刚踏上红地毯,蒙古包里声乐齐鸣,十来个哈萨克少男少女一拥而上,
向公主一样簇拥着她,围绕在她周围载歌载舞。

YY惊呆了,茫然失措的望着我。我牵着她的手,穿过人丛,走到硕大的餐桌旁,席地坐下,拿
出一块润绿的和田玉,戴在她脖子上,说:YY,为了这一天,我已经准备一个月了,祝你生日快乐。

YY眼里含着泪,紧紧的搂住我。

这一天,在哈萨克人特有的热情感召下,我们随着他们又唱又跳,一碗碗的喝着略带着酸味的
马奶,边唱边喝,边跳边喝,最后,一起醉倒在毡房里。

晚上,我们住在蒙古包里。外面,皎洁的月光洒落在美丽的大草原上,里面,YY安静的躺在我
怀里。我剥开她的衣服,露出了那比月光还迷人的躯体。看见她紧闭的大腿在我手掌中瑟瑟发抖,我依然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。进入,她本能的激烈反应,也体验到了她原本不想有的抗拒。

当鲜红的血液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时,形成了一朵小小的玫瑰花瓣,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艳
丽。我把床单收起来,放进行礼箱里。

整晚,她像小猫一样死死的抓住我,倦缩在我怀中,眼眶中全是泪。

那天,我睡得好沉。

终于,第三只脚踏入了她的身体,这必将成为她最永久的回忆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6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程途中,经过伊宁河大桥。在落日的余辉下,桥上有人拉起了手风琴,在欢快的乐曲的指引
下,我们看见了一对维吾儿族新人,正走在大桥接吻。现场聚集了大量参加婚礼的新朋好友和围观的人群,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,在为他们喝彩和祝福。

YY紧紧的拉着我,向往的望着车窗外的热闹场面,快乐仿佛也传染了她。她把头靠在我胸膛上,充满憧憬的说:哥哥,我们结婚,也来走一下伊宁河大桥,好吗?

我抚摸着她的头发,轻声说:好。

她幸福的闭上眼睛,只一会儿,就睡着了。

从新疆往回飞,比去的时候少用了半个小时。

不到两点钟,我们就降落到了本城的机场。拿了行礼,我牵着YY的手,往出口走去。无意中,
我在接机的文明用语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吓得我毛骨悚然。

我让YY先出去等我,自己赶紧返身往回走,计划到厕所里去躲一阵。还没来得及跨出第一步,
一个洪亮的声音已经大声叫了起来:姐夫,我来接你啦!随即,小宋高大的身影窜了过来,抢劫似的夺过了我手中的行礼,挽着我的胳膊,朝门外走去。

YY满脸诧异看了看小宋,然后转过头,满怀期盼的望着我。我知道,她是想听到我说:对不起,
你认错人了。

可是,我只能低着头,畏缩的回避着她那双满怀渴望的眼睛。当我面如土色的往外走时,心如
刀绞,疼痛得几乎站立不起,我不敢往后看,害怕一回头,就会看到她突然昏厥过去

小宋没开车来,这让我更加怀疑他来接我的用心。

在停车场取了车(我的车停在机场),小宋坐在前排,YY几乎是瘫软在后座。
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路上,小宋絮絮叨叨的一个人说着话,他很聪明,始终把话题的焦点集中在我、我老婆和老
婆的肚子上。我知道,他用自言自语的办法,正在给YY介绍着我的基本情况。他的话,像一把把凌迟YY的弯刀,一颗颗射穿我的子弹。我知道,我的卑劣,正在被卑劣的人用卑劣的手法把YY撕碎。

YY开始还咬牙忍着,慢慢的,小声啜泣起来。汽车后视镜中的她,双手掩着脸,浑身颤抖,
眼泪从指缝中汩汩的漫出来……她想抑止住情绪,却让悲痛最深邃。

我铁青着脸,恨不得将小宋一脚踹出车外。我一句话也不说,用尽全力踩着油门,汽车几乎在
路面上飘了起来——我需要尽快离开这个人。

把YY送到学校时,她软软的,差点走不动路。我想去搀扶她,却被她厌恶的推开。随着她一
步步在我视线中慢慢的模糊,一种即将会永远失去她的忧虑在我内心中渐渐的强烈。我的眼框,湿润了。

我把车开出校门,问小宋为什么。小宋说为了报复。我沉默了一会,又问他怎么知道我的行踪,他冷笑着说自己是pol.ice,自然会有手段。

我让他滚下车,他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我一动不动的坐在车上,遥望着围墙内的女生宿舍楼,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,从下午,到晚上,一直到黎明的到来

第二天一早,我到宿舍去找她。不在,室友说是一夜未归。我满校园的找她,最后,发现她呆
呆的坐在小树林旁的情侣椅上。我过去抱住她,她一动不动,只是眼泪刷刷的掉。

我怕她做傻事,一直陪着她。中午,买了盒饭喂她,她把头离得远远的。我把饭硬塞进她嘴里,她低头吐掉。勉强喂了她几口矿泉水,眼泪又下来了,出水口比进水口的流掉大许多。

傍晚的时候,她精疲力竭,躺在我怀里睡着了。睡梦中偶尔露出一丝笑容,我想,或许她是梦
到了从前的快乐时光吧,想到这里,我不禁有些心酸。

清晨的时候,她醒了过来,又哭。我哄她,她露出厌烦的表情,用手推打我,不要我靠近她,
不要听我说话。由于医院上午有事,必须要走,我告诉她要走了,晚上再来看她。

她不置可否,可是,当我的手从她肩膀上挪开时,明显感觉她颤抖了起来,眷恋之情溢于言表,又是刷刷的眼泪在流。

晚上,我再到学校时,同学说YY回家了。

打手机,关机。我给她发了无数个短信,没有收到任何回音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往回走的时候,小谭的电话打了进来,说看到我的车了,要我停一下,说几句话。我把车靠
在路边,刚熄火,小谭就赶到了。

寒暄了几句,小谭旁敲侧击的追问小姨妹的近况,流露出希望我帮忙约一下的意思。对小宋的
厌恶,令我不得不把他的情敌当作战友,即便那只是我过去和现在用来报复的工具。

天无绝人之路,小谭的出现,点燃了我将小宋驱逐出生活中的希望。

我明白他对小姨妹不死的情怀,长叹了一口气,说:你要见她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。最
近,有一个姓宋的pol.ice死缠着她。小谭咬牙切齿的说知道这个人一直在追求小姨妹,从前他们约会的时候,她经常接到这个pol.ice的电话,他们还因为小宋的存在吵过架。

我说:你还不知道,你们分手的事,也是这个姓宋的pol.ice一手策划的。

小谭激动的扯住我,迫切的追问怎么回事。我摇摇头,假装有难言之隐,欲言又止。

他急了,突然跪在地上,说:姐夫,你放心,我明白你的处境。你告诉我事情的原委,我绝不
会出卖你,泄露一个字,我谭**,死无葬身之地。

我连忙搀起他,说: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有关我妹妹的名节,本来不应该告诉你。但是一来,
我为你感到不值。二来,既然你已经这样说了,我再隐满就显得太不仗义。但是,今天我说的话,我只当是在对着空气胡言乱语,你在旁边偷听到了。以后就算你对别人说起,我也绝不会认帐。

小谭又赌咒发誓,说就算死了,也绝不会对人提半个字。

我转过身,背对他,像自言自语一样,对着天空说:我有一个妹妹,一直喜欢一个姓谭的小伙
子,他们相亲相爱,结婚的日子也订好了。可是,妹妹的同事,一个姓宋的pol.ice,长年纠缠着她。这个pol.ice听到他们要结婚的消息,就利用出差的机会,奸污了她,并拍下了照片,威胁妹妹说如果不跟他好,就传播出去。妹妹为了身誉,迫于无奈,只好忍痛割爱,找借口和谭姓小伙子分了手,跟了这个pol.ice。

说完后,我转过身,看见满腔的愤怒,已经让小谭的五官扭曲了。他恶狠狠的把拳头砸在汽车
上,差点让汽车变了形。他说:怪不得要分手时,她态度坚决,却什么理由也不肯说。说完,他扭头就走。

我正打算抽支烟庆祝一下时,他又奔了回来,站在我面前大声说:姐夫,我决不会放过这个禽
兽的,我发誓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头,什么话也没说,转身钻进汽车。我一边踩着油门慢慢向前行驶,一边冷冷
的看着他狂怒的身躯在后视镜中渐渐远去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个多月以来,我坚持每天给YY发短信,虽然没有收到一个字的回复,但是偶尔翻翻已发信息,回顾自己留下的心路历程,在惘然若失的挫败感中,也有一种淡淡的满足。

我也每天给YY打电话,毫无例外,传来的都是移动冰冷的女声:用户已关机,请稍候再拨。我
狠狠的骂了一句——我想,这个声音所属的女人,一定被无数的陌生男人在心里糟蹋过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两个月了。YY那边始终音信全无。我也到学校去找过几次,每次,YY的
同学都告诉我:不在。每次,她们冷漠和蛮横的态度,都从这两个字中穿越过来,像利箭一样射在我胸口,传达着她们对我深深的不屑和憎恶。

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。通常,我不太在乎别人恨我、骂我、甚至打我。我害怕的是
别人看不起我——这比凌迟还让我难受。从那时起,我就没再发短信,也没再打电话,我开始考虑放手了。

一个周末,我给老婆打电话,告诉她我中午回家,带脏衣服回家洗,拿几件干净衣服走。回家
后,先跟岳母请安,然后和老婆说了几句话。我告诉她最近医院很忙,在出租屋里休息得比较好,那里一切也都方便。老婆要我注意身体,没多说什么。

吃午饭的时候,餐桌上摆满了菜,原本以为还有客人要来,仔细一看,都是我喜欢吃的。扒了
两口,我又躲进书房。半个小时后,保姆进来拖地,我随口问了几句,才知道饭菜是老婆特意安排的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下午,我去交手机费。办完手续后,忽然想起去新疆时YY没带电话,她埋怨过都快欠费了。我
沉思了半天,一个的念头冒了出来。我马上给她拨打电话,还是关机的声音,并不是欠费和报停的提示。我确定了一件事:YY在我们分手后,还在缴纳手机费——YY是全球通,有座机费。

我坐在移动营业厅里,开始仔细分析导致她这个奇怪举动背后的想法。

首先,我确定另一件事:YY整天关机,是因为不想面对我。那她缴费,是不是也是为了我呢?

既然整天关机,这两个月,别人通过这个号码也联系不上YY,可她为什么不放弃这个号码,却
还在每个月缴费呢?如果决意和我断绝,把手机报停不是更干净吗?——可是她没有这样做。我开始有些心花怒放了,我猜,那是因为她为了看我的短信,才保留了这个号码,

因为屈辱,她不愿接我的电话;因为思念,她想看我的短信;这样做,可以将自己保护起来,
不用去直面思念和屈辱的矛盾。

我开始确定第三件事:她是想我的。

推导出这个可能的结论,我兴奋得手舞足蹈,几乎从营业厅的椅子上蹦起来。

为了证实我的推测,我冲出门去,买了张公用电话卡,开始不间歇的给她打手机。关机……还
是关机……似乎永远是关机……我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按着重拨键——我知道,她要看短信,一定会在一天中的某个时间开机。

凌晨一点多,终于,手机接通的声音,清晰的传到我耳中。

我拿着话筒的手颤抖了——内心的激动,犹如看到一朵久已枯萎的玫瑰,突然间在眼前绽放开
来。

电话通了很久,YY才接听。我知道她在猜测和犹豫。

‘YY……’我喊了一声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电话那头,她像坟墓一样的安静。

过了两分钟,她把电话掐断了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:我很想你。

半晌,她回了一条:大叔,如果有来生,我愿意……想你。

我又发短信:YY,我会离婚的,一定。

这次她回复得快了一点:你还在继续骗我。

我又发短信:如果我骗你,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过了半天,她回:天气预报,明天下雨。

我想了想,发了一条短信:如果明天出太阳,说明老天也在怜悯我们的爱情,改变了下雨的主
意。如果明天出太阳,你会顺从天意,原谅我吗?

她回了一条:老天不会怜悯你,明天一定会下雨。

我又发短信,执意问:如果明天出太阳,你原谅我吗?

她没有再回。

那天晚上的后半夜,忽然电闪文明用语,下起了瓢泼大雨。我站在出租屋的阳台上,傻傻的站了一
夜,天快亮的时候,才绝望的回屋沉沉睡去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水入清山 于 2011-6-14 11:09 编辑

第二天醒来,已经是中午。睁开眼,就看到了一缕阳光,像天使一样落在我的被子上。我情不
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当时,我真以为是苍天有眼,冥冥中在默默的同情着我的遭遇,宽厚的赏赐给我一份新的感情。后来我才知道,老天是如此的恶毒和无情,他刻意制造的天意,其实是为了更尽兴的玩弄人生悲剧。

下午,我到学校找到YY.

吃饭的时间,我堵在食堂门口,远远就望见了她的身影,我朝她走去。看见我,她转身就跑。
我追上去拉她,她挣脱开,继续朝着宿舍的方向跑。我快步奔上去,挡在她身前,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死死箍住她的腰身。她挥舞着双拳捶打了一阵,最终全身乏力,头搭拉在我肩膀上,抽搐着哭了起来。

晚上,我强拉着她一起吃饭。我许下了无数的承诺,她流下了无尽的眼泪。

那天,等我想起送她回学校的时候,已经进不去了。我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。约好各睡
各的。半夜,她钻进我的被子,从背后紧紧把我抱住,用牙狠狠咬我的肩头。我翻转身,把她剥得精光,迅速进入,下面已经湿滑得一塌糊涂……那天早上,当我第四次瘫软在她身体里的时候,她把全身气力集中到尖利的指甲上,在我背上划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血痕。

从那以后,为了弥补一些亏欠,我开始带着她到一些老婆不熟悉的朋友周围走动。

有一天,我带着YY去参加一个林姓朋友的生日宴会。酒过三巡,大林把我拉到一旁,手搭在我
肩上,神秘莫测问我和YY什么关系。我坦诚的告诉他是恋人关系。他把大姆指竖起来,夸张的扬了几下,说:你真行,把省建设厅副厅长的女儿搞成情人了。

我这才知道,情夫调到省厅了。

大林以前是我的病人,一直在做桥梁工程,发展得不错。平常大家都忙,我们聚在一起的时间
其实很少。自从知道我和YY的关系后,他对我明显的恭维起来,走动频繁了许多。

一天,大林又邀我吃饭。席间,他说有一个工程,项目比较大,其它环节他都差不多打通了,
但卡在Y 厅那里,软硬不吃,估计投标的时候会有麻烦。他喝了一口酒,问我能不能帮忙。我心中一动,想了想,答应试试。

临走时,他给我交底,用手比划了个数字,意思是不超过这个金额就可以办。我说:可能要花
些时间,他笑着说:欲速则不达,不急不急。

夜里,我想了很久。情夫还值不值得报复?伤害了YY怎么办?最后,我告诉自己是个男人,是
个坚毅而果决的男人,借着酒精的麻醉,终于说服了自己。
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0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天早上,我给YY打电话,说想见她父母。电话里的她吃了一惊,问为什么。我笑着说要争
取让她父母支持她嫁给一个平凡的已婚大叔。

她在电话里嘲笑说我已经疯了,还说别以为我能让她疯狂,就以为能让全世界疯狂。直到挂电
话的时候,她还以为我只是在开玩笑。

下班后,和YY一起吃晚饭。

我又说要见她父母。她毫不犹豫的拒绝。我告诉她不是以传统的形式见面,我会用陌生的身份
赢得她父母的好感。

她有些好奇,问:什么陌生身份?

我说:钢琴课老师。

YY张大了嘴半天没有合上。

我一边帮她夹菜,一边给她讲计划。我让她回家给父母说想学钢琴,这样自然就会请钢琴老师。而我,正好是弹钢琴的业余高手,辅导她和愚弄一些门外汉,完全没有任何问题。

这样,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入她的家门,逐渐在她父母心中树立自己专业华陀和业余钢琴王
子的光辉形象,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,再把我们的关系公布于众,这样也便于他们接受。

等我讲完自己的计划,YY开心的笑了,甚至开始崇拜起我的智商和浪漫来。
 楼主| 水入清山 发表于 2011-6-14 11:1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让YY启动这个计划以前,我花了些精力处理细节问题。首先,我在YY家附近转悠了两天。我
几次假装偶然的碰到情夫,看见我,他没有任何不安或错愕的反应和表情,这让我确定他并不认识我,老婆也没让他看过照片。其次,我弄了些假的专业证件和身份证。毕竟,我弹钢琴只是业余爱好,没有任何证书。

这里遇到一个小小的麻烦,就是向YY解释我改名换姓的问题。我告诉她这也是真名,小时候随
母姓的名字。近两年我才随父姓唐,觉得以前的名字不好听,又改了名。正好身份证丢了,以前的身份证还在,就用回以前的名字。她将信将疑,颇有些不满,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嘟嚷了两句,还是按我的意思办了。

这期间,YY向母亲提出了想学钢琴的愿望。在面试的时候,她用各种借口拒绝了几个父亲找来
的音乐老师。最后,YY向母亲谎称一个同学曾经推荐过自己的钢琴老师,既然现在找不到合适的,不如把这个老师叫过来看看。

YY的母亲同意了。

终于,在一个周末的晚上,化名为林**的我,迈着走向胜利的步伐,忐忑不安的踏进了情夫的
家门。

情夫的家,布置得很有雅致。刚进屋的时候,让我浑浊的心灵产生一种突然被抹去灰尘的感觉。

YY和她母亲在客厅等我,情夫不在家。

临行前,YY曾嘱咐过我,她母亲是个冷淡刻薄的人(比楼上的有些妇女有过之而无不及),很
不好相处。常常有客人言语不甚,被当场驱逐出门。YY说:因为和父亲关系不好的缘故,母亲也极度排斥男人。这些话,让我对这次会面,产生了不少的心理压力。

其实,YY的母亲有个不错的名字,兰雨。第一眼看起来,也不像YY说的那样冷漠——虽说岁月
摧人,她眉宇中已经渐露风霜的痕迹,却依然藏不住隐约间那份婉约的风韵。

我心中暗骂情夫艳福不浅。

不过几分钟之后,我就开始体验到情夫的不幸。

一坐下来,这个女人就像审查罪犯一样,仔细检查着我的履历。她时不时的抬起头来,先用充
满不信任的目光扫视我一遍,然后,冷不丁的、用居高临下的语气,提出一些尖酸刻薄的问题。

最终,当她闭上眼睛,躺在沙发上,像木乃伊一样听完我的一曲演奏后,摆了摆手,连眼睛都没
睁开,冷冷的说:你不合适我家YY,你,可以走了。

我骄傲的自尊被她打成了粉末,伤心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我连那些伪造的资料都没心思收拾,就走出了客厅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用户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推荐阅读上一条 /8 下一条

您尚未登录,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!
 注册用户
找回密码

小黑屋|手机版|彩草原 ( 苏ICP备16030354  

GMT+8, 2018-12-11 02:28 , Processed in 0.074242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, APC On.

Copyright ©2010 彩草原www.CaiCy.com) 版权所有
本站信息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彩草原(CaiCy)网立场,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
如需帮助请联系管理员邮箱:1#caicy.com(把#号换成@)技术支持: 才思技术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